• “曲玉权案件”会改判?看看法律咋说
    发布日期:2019-09-20 14:53   来源:未知   阅读:

  看似案件不大,却在全国引起轰动的哈尔滨民警曲玉权遇害一案,经过两年时间的侦查、起诉和审判,如今有了让人大吃一惊的结果:6名被告人刑期最长的只有13年,而这是最高法院规定的伤害致死罪的基准刑期,也就是说无论是谁,只有给公民造成了伤害致死,最短的刑期就是13年。

  引起舆情的原因不是法医的坚定结论,也不是关于此案的定性,最关键的是被告人的刑期太短和以此相关联的牺牲民警曲玉权代表正义的一面没有受得应有的重视。

  在法院的判决书中,曲玉权和被告人“厮打”一起。也许法院把曲玉权当成了打架斗殴的另外一方,开始就把案件交由基层法院审理,排除了判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的可能。在判决书中又只讲从轻情节,不讲从重理由。面对众多质疑,好不容易回应一次网民的关切,还说此案“已经从重了”。近日又动用删贴手段,迫使警察群体闭嘴。

  这个问题有权回答的不是我,而是当地的法院或者检察机关,我只能从法律层面回答一下有关的问题。

  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如果改判只有两个途径:一个是检察院的抗诉,一个是按照审判监督程序改判。

  先说抗诉。抗诉是指人民检察院对人民法院作出的判决、裁定,认为确有错误时,依法向人民法院提出重新审理要求的诉讼活动。在我国,抗诉是法律授予人民检察院代表国家行使的一项法律监督权。

  地方各级人民检察院认为本级人民法院第一审的判决、裁定确有错误的时候,应当向上一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

  被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不服地方各级人民法院第一审的判决的,自收到判决书后五日以内,有权请求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人民检察院自收到被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的请求后五日以内,应当作出是否抗诉的决定并且答复请求人。

  不服判决的上诉和抗诉的期限为十日,不服裁定的上诉和抗诉的期限为五日,从接到判决书、裁定书的第二日起算。

  这些都是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但在曲玉权案件中,我们没有看到当地检察院有抗诉的意思,也没报道这样的内容,曲玉权的家属也没有向检察院提出抗诉申请,并且这起案件已经超过了法律规定的抗诉的期限,因此抗诉是不可能的。

  再说审判监督程序。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四条的规定,各级人民法院院长对本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如果发现在认定事实上或者在适用法律上确有错误,必须提交审判委员会处理。

  最高人民法院对各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上级人民法院对下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如果发现确有错误,有权提审或者指令下级人民法院再审。

  最高人民检察院对各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上级人民检察院对下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如果发现确有错误,有权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向同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

  让一个司法机关改变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要经过复杂的程序,里面会有很多的因素。

  曲玉权的爱人据说已经服从了判决,得到了被告人60余万元的赔偿。她最想做的是告别那段痛苦的时光,尽快使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把孩子养大成人,而不想从事那些没完没了的诉讼。

  直到有一天,发生了一件事,让他强烈想要改变。“平时学校3点放学,那一天学校临时安排排练节目,改为3点40分放学。其实老师也很尽责,在微信群、QQ群里都通知了,还专门打电话给一些家长。我母亲平时负责接送孩子,但那天不巧她在微信群里没看到,还是3点等在校门口,结果下午突然下起暴雨,老人在风雨中站了半小时,回到家大病一场。”

  展开全部中美4个高级别对话机制是指建立外交安全对话、全面经济对话、执法及网络安全对话、社会和人文对话四个高级别对线、外交安全方面,www.888999hk.com,中美双方均表示支持维护南海和平稳定,重申致力于以全面、可核查、不可逆的方式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的目标,重申建立相互理解、降低两军误判风险的重要性,致力于落实建立信任措施的谅解备忘录,包括“重大军事行动相互通报机制”和“海空相遇安全行为准则”;2、经济方面,两国肯定了中美经济合作百日计划的执行情况,明确了将开展经济合作“一年计划”,确立了宏观经济政策、贸易、投资、全球经济治理等合作领域;3、人文交流方面,两国通过了《首轮中美社会和人文对话行动计划》,就教育、科技、环保、文化、卫生、社会发展以及地方人文合作七大合作领域制定了具体的行动计划,包括设立“优秀美国学生短期留学中国计划”。

  履历颇有些神秘色彩的安德鲁·金屡见报端始于去年5月他上任中情局韩国任务中心主任,做出这项任命的正是当时的中情局局长蓬佩奥。此前,安德鲁·金是中情局资深朝鲜问题专家,分管朝鲜事务和东北亚事务。

  所以马克·史蒂文斯这次很可能就是故意而为之,很多网友也是称赞洛瑞真的是太聪明了。他很好的控制了自己的情绪,所有的事情都是在按流程进行,然后利用舆论让自己站上道德高地。

  政府的权力是人民赋予的,我手中的权力是党和政府、人民赋予的。一个领导干部的正确的权力观或者错误的权力观,在现实工作中产生的结果,显而易见是相反的。我没有正确的行使自己的权力,没有正确的履行自己的职责,为个别人谋取利益,损害了国家利益,本质上还是为自己谋取利益,搞权钱交易,捞取个人的利益,这是我犯罪的前提。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