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国或将修法废除嫖宿幼女罪 存废争议已有十年之久
    发布日期:2019-05-18 09:15   来源:未知   阅读: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刘白驹是最早将废除嫖宿幼女罪带到全国两会的人,2008年,他提出《修订刑法将“嫖宿幼女”按强奸罪论处》的提案。他所提出的主要依据是,一方面在法理上,强奸罪中奸淫幼女一条实际上已经包括了嫖宿幼女的情况,按照强奸罪来处理。后来加入嫖宿幼女罪就显得“节外生枝”。另一方面,嫖宿幼女罪将幼女当作“卖淫女”看待,对幼女不利。

  莱切斯特城本赛季在英超联赛排名第15名,球队最近十场比赛战绩是3胜2平5负,其中客场战绩是1平4负。上轮联赛莱切斯特城主场3-1赢下赫尔城,球队本赛季联赛目前共计打入30个进球,丢球数则是45个。

  近日,中国可持续消费高级别多方政策对话会在北京举行。这次多方政策对话会由欧盟资助、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负责实施的“转型亚洲”区域政策宣传项目主办,中环联合认证中心承办,并得到了欧盟驻华代表团和生态环境部环境发展中心的大力支持。来自中外生态环境部及相关部门、研究机构、社会团体、行业协会和优秀企业的60余名代表参加了此次会议。本次会议旨在促进可持续消费的政策和能力建设,加强政策管理部门与地方、社会团体和企业界的信息分享与交流,为促进中国可持续消费政策主流化搭建对话和交流平台。

  全国人大常委会几日后将三审刑法修正案(九)草案,拟删去嫖宿幼女罪条款。已经存在18年的嫖宿幼女罪是否会“寿终正寝”呢?

  刘白驹终于等来了这一天。作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和全国政协委员,他多年来呼吁废除嫖宿幼女罪的呼声有了回音。

  几日后,刑法修正案(九)草案三审稿将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三审稿提到“删去刑法第三百六十条第二款”,即关于嫖宿幼女罪的规定。此前的刑法修正案(九)草案在一审、二审时,都没有提及要删去该条款。

  嫖宿幼女罪是一个仅有18年历史的“年轻”罪名。不过,每当它与性、权力、官员相联系时,它总会在舆论的注目下走到存废的风口浪尖。这一次,它又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

  2005年,四川省仁寿县传染病医院原院长杨文才嫖宿幼女一案,经过仁寿县法院审理后,犯罪嫌疑人杨文才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

  两年后的2008年,有感于贵州发生中小学教师赵庆梅、本港台本港台直播本港台现场驰垚等人强迫、组织20多名中小学女生“卖淫”的恶劣事件,身为全国政协委员的刘白驹,在全国政协会议上提交了《关于修订刑法,将“嫖宿幼女”按强奸罪论处的提案》。

  当时,他建议将刑法第三百六十条第二款“嫖宿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修改为“嫖宿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的规定定罪,从重处罚”,也即按强奸罪论处。

  发案于2007年、2008年的贵州习水县公职人员嫖宿幼女案,7名犯罪分子中,竟然有5名政府官员、教师等公职人员,此案还涉及3名幼女、7名少女。最终,这7名被告人都是以嫖宿幼女罪定罪,最高被判刑14年,最低判刑7年。

  以嫖宿幼女罪论罪,是1997年后才有的现象。全国人律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周光权受访时回顾说,1997年刑法修改后,才有了嫖宿幼女罪,此前嫖宿幼女的行为被以强奸罪论处。

  1997年,修改后的刑法将嫖宿幼女行为从奸淫幼女罪中独立了出来,成为刑法第6章“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中一个单独的罪名,www.14532.com,并规定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这一规定实施至今。

  当时,这一罪名并未引发社会反弹。有关专家表示,在1997年前,司法实践中出现的一些个案显示,一些不满14周岁的幼女发育较成熟,谎报年龄且属自愿行为,将这类案子视为“强奸”在立法者看来并不妥当。另外,从法理学上看,强奸罪设在“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罪”一类,嫖宿幼女罪则在“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一类中,表明刑法所要保护的是不同的利益范围,学界大多持赞成态度。

  2009年,云南曲靖市富源县法院法官杨某某因涉嫌强奸和嫖宿幼女;2011年,陕西略阳县发生干部嫖宿幼女案

  在这些事件的“刺激”下,除刘白驹外,2012年3月,全国妇联副主席甄砚呼吁废除嫖宿幼女罪。在2010年、2013年、2014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中华女子学院教授孙晓梅均建议“取消嫖宿幼女罪”。

  周光权分析,当年单独成立嫖宿幼女罪,的确有严惩嫖宿幼女行为的目的,所以起刑点是五年,这在刑法上也比较少见连抢劫罪、故意杀人罪的起刑点都是三年。

  全国人工委2008年在答复刘白驹废除嫖娼幼女罪的提案时也称:“(刑法)第三百五十九条第二款、第三百六十条专门规定了引诱幼女卖淫罪、嫖宿幼女罪,并规定处以五年以上有期徒刑,该起刑点在刑法分则各罪中属于较高的,表明了刑法对这种行为予以严厉打击的态度。”

  “嫖宿幼女罪比一般情况的双方自愿的奸淫幼女的强奸罪重。一般情况的奸淫幼女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嫖宿幼女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前者的最低刑和最高刑都比后者轻。但是为什么给了钱就要比不给钱的刑罚重?”刘白驹说。

  刘白驹还分析说,“嫖宿幼女罪”的最高刑低于奸淫幼女的强奸罪,缺乏足够的威慑力。根据强奸罪条款,奸淫幼女多人的可处死刑,而根据“嫖宿幼女罪”条款,即使“嫖宿”幼女多人,最重也只能判处十五年有期徒刑。“这一点更是引起非议。”

  通过调研、分析,孙晓梅发现,一些有钱有势的特殊群体,以财物交换与幼女发生性关系,尤其是公职人员,有些地方甚至以“幼女”作为贿赂官员的“礼品”。而嫖宿幼女罪使这些犯罪分子成功逃脱了强奸罪的严惩。

  不过,嫖宿幼女罪从字面上理解,它还有言外之意“嫖宿”意味着被奸淫的幼女是在卖淫。

  “这等于在法律上承认幼女有卖淫的行为能力。但从根本上说,刑法将未满十四岁者推定为不具有性理解能力者。与她们发生性关系,即使她们不反对,甚或主动,在刑法上也应视为强制的。”刘白驹说,从法理上讲,将明知对方为不满十四岁幼女而进行嫖宿定性为强奸更为准确,如果要特别惩罚嫖娼,嫖宿只应作为奸淫幼女的强奸罪的一个从重情节。

  孙晓梅认为,在强奸罪案件中,公众接受被害幼女的被害者身份,可一旦到了嫖宿幼女案件中,“被嫖”幼女除“小小年纪就卖淫”这第一重伤害外,侦查、起诉、审判的全过程,实际是对她们“卖淫女”身份的反复提及与确认,构成了“二度伤害”甚至“三度伤害”。这些受害的幼女还会因此被法律贴上“卖淫女”标签!

  数据也在表明,嫖宿幼女罪的实施状况不如立法者预料的乐观。全国妇联来信来访显示,全国各地出现“儿童性侵案”的个案,1997年下半年为135件,1998年2948件,1999年3619件,2000年3081件,3年间飙升10多倍。

  今年3月,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儿童安全基金女童保护项目发布统计称,2014年1月1日至12月31日,被媒体曝光的案件高达503起,平均0.73天就曝光1起,也就是每天曝光1.38起,是2013年的4.06倍。

  7月22日,上海市妇联邀请上海司法、高校专家及一线工作者就“嫖宿幼女罪”罪名存废问题召开专题研讨会,绝大多数与会者主张取消“嫖宿幼女罪”。在上海市妇联通过微信、微博发起的投票中,截至8月4日上午,投票者中的88.6%表示赞成废除嫖宿幼女罪。

  取消嫖宿幼女罪后,一些学者提出的方案是,回到1997年前即一律按强奸罪论处。这与目前舆论的呼吁一致。

  “各国刑法关于性犯罪的规定,各有不同,且十分复杂。”刘白驹接受采访时说。

  他介绍,外国刑法中与“嫖宿幼女罪”最相近的是法国刑法典2002年新增的“利用未成年人卖淫罪”。“但与我国相比有两点不同:第一,2002年以前,法国刑法典没有类似于我国刑法中的强奸罪奸淫幼女的规定。那时法国没有规定与未成年人包括幼女幼童(未满15岁)发生非暴力、胁迫的性关系构成犯罪。所以,2002年法国刑法典新增此罪,没有造成法条竞合,而是弥补了以前的空白;另一点不同是,利用未成年人卖淫罪所说未成年人是未满18岁。”

  他介绍,加拿大刑事法典以前有此罪,但在2014年删除。此外,意大利也有类似“利用未成年人卖淫罪”的规定,但该罪的未成年人是指已满14岁不满18岁这一年龄段的人,其规定嫖宿不满14岁的人,按“性暴力罪”论处,与我国相同。

Power by DedeCms